目錄
設置
書架
書頁
禮物
投票
設置
閱讀主題
正文字體 黑體 宋體 楷體
字體大小 A- 18 A+
頁面寬度 900
保存
取消
正文 第6章 獨孤影!
作者:夢想在飛揚 | 字數:3368| 更新時間:2019年08月07日

離開了交易大廳,凌鋒卻沒有直接離開交易市場。因為,在這交易市場,他還有一件東西要得到。

這件東西,對于絕大部分人來說,作用都不大。當然,其的價值也不低。最起碼,對于凌鋒來說。這件東西,前期算得上是無價之寶了。

其的價值,就在于其的難得和稀有之處。有一世,凌鋒當醫圣的時候,可是尋找了足足幾十年,才找到那么一件。后來才得知,這件東西,是在這交易所流出去的。

后來,凌鋒也是在這交易所找到了這件寶物。

而且,這件寶物,就在這時間點,正隨意擺放在交易所的一處角落。可以說,這件寶物很不起眼,根本就沒有什么人瞧得上。

在交易市場隨意逛了一圈,凌鋒找到了那件寶物的主人。

那是一個皮包骨頭的消瘦老者,給人一種營養不良的感覺。老者卷縮在交易市場的一角,顯得極為落魄不堪。

而在老者面前,則是隨意擺放著幾株草藥,除此之外,還有一顆黑不溜秋的鐵塊。

鐵塊只有拳頭大小,黑不溜秋的,甚至其上還有被火焰燃燒過的黑色灰燼痕跡。

而老者卷縮著,就好似一個等死的老人,完全不在意過往的行人。

即便是凌鋒走到這老者的面前,蹲了下來查看那塊黑不溜秋的鐵塊,老者也沒有理會凌鋒。

“星核精金,乃是星辰碎裂后的核心精華所在。是打造神兵利器的無上材料,每一塊,都價值連城。”蹲著身軀,凌鋒摸著這黑不溜秋的鐵塊,當下笑著說道。

身為丹器雙帝,凌鋒的眼光是何等毒辣。任何的金屬材料礦脈,靈藥仙草,他一眼都可以看出其的底細出來。

而凌鋒的話音落下,那卷縮在角落的老者緩緩睜開眼眸,望著凌鋒,眼底閃過一抹精芒。

只不過,這抹精芒卻一閃而過,隨后眼眸就變得黯淡無光起來。就好似一個將死之人,臨死前的回光返照一般。

而其他人不知道眼前這老者的身份,凌鋒卻比誰都熟悉眼前這老者的底細。

這老者,別看現在死氣沉沉,甚至和行將朽木的老者一樣,已經一只腳踏入死亡的邊緣了。

但是,這老者巔峰時期,可是一尊武尊強者。

而武尊強者,放眼整個東域,都是老祖級別的存在。即便是像凌云宗這樣的二流勢力,在一尊武尊面前,只不過是彈指可滅的對象而已。

別說凌云宗了,就是存在了數千上萬年的龍騰帝國,也不敢去得罪一尊武尊強者。

武尊啊,那可是擁有威震天下的尊稱。放眼神州世界,都是首屈一指的強者。

也就是說,擁有一尊武尊強者,凌鋒就可以縱橫整個東域,所謂的四大帝國,在一尊武尊面前,也不夠看。

甚至,一尊武尊,就可以雙手橫推所謂的四大帝國。

武尊,那可是掌握法則,凝聚了法則領域的可怕存在。

當然,這里的武尊,是指的巔峰時期的武尊。而不是一個行將朽木的老者,眼前的老者,可完全沒有半分武尊強者的模樣。

畢竟,一尊武尊強者,再怎么不濟,也不會淪落到這種落魄的地步。

但是,眼前的這位老者,就是一尊武尊強者。只不過,是一個被廢掉了所有修為的武尊強者罷了。

而一位武尊強者,修為被廢,意味著什么。凌鋒比誰都清楚,畢竟,一尊武尊強者,從弱小一步步成長起來,仇敵不知道多少。

一旦,讓人知道,某一位武尊強者修為被廢的話。下場,絕對比死去還要凄慘。

顯然,眼前的這位老者,在修為廢去后。便徹底的銷聲匿跡,隱姓埋名了。

“出個價吧,這星核精金,我要了!”望著老者,凌鋒笑瞇瞇的說道。

而老者聞言,卻看也不看凌鋒一眼,而是無力的擺了擺手惜字如金的說道:“拿去!”

說完后,老者又卷縮在一起,仿佛在承受著巨大無比的痛苦一般。整個消瘦無比的身軀,都在瑟瑟發抖著。

“呵呵,我從不白拿人家東西。這樣,我開個價碼,你看如果合適的話,我便要了這塊星核精金。”笑了笑,凌鋒沒有著急收起星核精金,而是笑著對老者說道。

這一次,凌鋒說完,老者終于再艱難的睜開眼皮,然后仔細打量了凌鋒一眼。

隨后,老者又再度閉上了眼眸。因為,眼前的凌鋒,實在太年輕了。年輕的面孔,只有二十歲的模樣。這樣的年紀,根本就不可能幫到他什么。

而且,他如今也是身無分文,身上已經沒有了任何東西可以留給其他人了。唯一僅存的,便是這塊星核精金了。

原本,老者是想找個識貨的人,送給對方。倒是沒有想到,今日居然會遇到一個頗為奇怪的年輕人。而且,這年輕人的眼光倒也是毒辣。

不知道為什么,這年輕人,給老者的感覺就是一種不一樣的感覺。這種感覺,說不出來。就好似,自己完全無法看穿這青年一般。

“毒入骨髓,已經無救。再有一個月,便會毒入神魂。最終肉身化為一趟血水,神魂則是煙消云散,魂飛魄散!”笑了笑,凌鋒見到老者沒有理會自己,而是緩緩的開口說道。

而他的話音落下,老者身上一下子仿佛爆出了無窮的可怕威壓氣息。

但是,這股威壓氣息,很快就隨之而消散。

然而,這個時候,老者的目光卻死死盯著凌鋒。那模樣,就好似見到了什么不可思議的事情一般。

而且,在老者的眼底,一抹希翼之光隨之而浮現。

“可還有救?”望著凌鋒,老者用嘶啞干澀的話音詢問道。

“對于其他人來說,必死無疑。即便是丹帝出手,都無力回天。但是,對于我來說,還有救。而且不僅有救,我還可以讓你重回巔峰。”微微一笑,凌鋒說出來的話,如果被其他人聽到,絕對會嗤之以鼻。

畢竟,連丹帝都沒有辦法的傷。凌鋒,卻可以救。這說出去,絕對足以讓整個世界的修士都笑掉大牙。

但是,凌鋒卻沒有夸大其詞。確實,只有他可以救。不僅僅只是因為他是丹帝,因為他還是一位醫圣。

“什么條件?”

老者聞言,先是遲疑了一會兒,隨后開口問道。

而凌鋒聞言,則是笑著說道:“這塊星核精金,就算是我出手救你的費用。不過,在治好你之前。你必須給我當一段時間的店鋪伙計了。”

凌鋒的話音落下,老者神色為之一凝。因為,他沒有想到,凌鋒的條件居然如此簡單。

原本,他還以為,凌鋒救好自己后,會讓自己一輩子效命對方。畢竟,自己這條命,如果可以救好,就等于是對方的了。

“可以!”

緩緩從地上爬起來,老者默默的點頭說道。

顯然,他是將唯一的希望放在了凌鋒的身上。否則的話,他也不會答應的這么干脆了。

而且,老者也知道。自己身上真心沒有什么東西,是凌鋒可以所圖的了。即便是那塊星核精金,凌鋒即便現在拿走,他也沒有任何辦法阻止。

“那好,我自我介紹一下。我叫凌鋒,你以后喊我名字或者是老板亦或者是其他都行。”望著眼前的老者,凌鋒笑著說道。

“獨孤影!”聞言,老者遲疑了一下,隨后說出了自己的真名。

獨孤影,在數十年前,是東洲大陸的十大封號武尊之一。其威名,可謂威震天下。巔峰時期的獨孤影,隨便跺跺腳,都足以讓大半個東洲大陸都為之顫抖的巔峰強者。

只可惜,數十年前的一場武尊強者的巔峰大戰,讓獨孤影這個名字,從此銷聲匿跡。同樣銷聲匿跡的,還有另外一位武尊強者,毒魔老鬼。

“嗯,從今往后,我便喊你影老了。”笑了笑,凌鋒這才將星核精金收了起來。

“是,主上!”聞言,獨孤影依舊惜字如金的說道。

而主上兩個熟悉無比的字從獨孤影口中吐出,凌鋒不由得浮現幾分回憶的神情。

可以說,獨孤影,也是他無數次重生當中,扮演了一個頗為重要地位的角色。

最起碼,在自己前期弱小的時候。獨孤影的幫助,對于他來說,是無比巨大的。甚至,就是在不久后進入古凡大帝的帝墓當中,都需要獨孤影的幫助才行。

當然,在此之前,凌鋒還必須將獨孤影的毒一一逼出來才行。

否則的話,獨孤影別說幫他了。再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,獨孤影都要一命嗚呼,魂飛魄散了。

顫顫巍巍的跟著凌鋒的身后,孤獨影和凌鋒離開了交易市場。

帶著那張房契,凌鋒接手了城門口的那間商鋪。

這間商鋪,原本就是做生意的,基本上貨架,擺放裝飾,什么都極為完善。裝修也是極為華麗,一看,就是花費了不少精力了。

畢竟,這里是城門口,是來往人流量最多的地方。否則的話,聚寶閣也不會盯上這間商鋪了。

可以說,聚寶閣拿下這間商鋪,也算是廢了一番力氣了。

只是,最終倒是凌鋒接管了這間商鋪,讓他撿了個現成的商鋪,免去了裝修什么一大堆麻煩的事情。

對于這間商鋪,凌鋒自然不是要將它當成什么商鋪,而是他要開一個醫館。

畢竟,他怎么說也是一個華夏人,祖上更是懸壺濟世的醫德世家。即便傳到他這一代,中醫沒落了,他的父親,他的爺爺,也依舊是以懸壺濟世為本。

而凌鋒,也算是從自己的父親爺爺手中接過了中醫的精髓。只不過,他還未在華夏大有所為,便魂穿這神州武道世界了。

不過,凌鋒倒是沒有想到,自己的中醫醫術,在這修道世界,卻有著不得了的效果。比如,他掌握的還魂針法。

在華夏時,只是普通的針灸之法。但是,在這神州世界,借助靈力,卻可以發揮出活死人,奪生死的可怕威能。

這點,是凌鋒之前所沒有想到的。直到某一世,他當了醫圣后,才發現其中的秘密。

上一章| 下一章
投月票 投推薦票 打賞
×
賬號余額: 0 書海幣 | 本次花費 1000 書海幣
去充值
鮮花
100書海幣
咖啡
200書海幣
神筆
500書海幣
跑車
1000書海幣
別墅
10000書海幣
禮物數量
-
×
20
+
贈言
送禮物
投月票 投推薦票 打賞
×
賬號剩余月票數 0 如何獲得月票?
月票數量
-
×
20
+
贈言
投票
大乐透手机复式机选神器